[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评论

俄罗斯《真理报》斥科学教影响媒体报道手段老套

来源: 凯风网 作者: 2018-01-12 09:11:38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据7月20日俄罗斯《真理报》网站(Pravdareport.com)报道,因其报道莫斯科法院判处科学教禁止在该市活动,科学教的俄罗斯代表利用Youtube网站,借口版权问题,禁止《真理报》的相关视频在Youtube传播。对此,接受《真理报》采访的相关专家和官员表示,科学教的行为是在开历史倒车,而Youtube网站无权删除媒体的视频报道,其行为非法。

  图片来源:《真理报》照片库

  世界上最大、最臭名昭著的宗教邪教之一(事实是,它是一种商业企业,这已被无数的记者调查和各级委员会的调查结论所证实)的代表,科学教莫斯科分支,仍在追求使用老套的方式,向那些敢于批评该组织者展示影响力。

  科学教的法律代表谢尔盖·考兹科夫(Sergei Korzikov)利用像Youtube这样的平台,来审查有关莫斯科市法院作出判决(并得到最高法院支持)对科学教莫斯科分支清算的新闻报道。

  这一次,科学教的信徒们将注意力转到了我们的出版物上。继收到考兹科夫先生的投诉后,俄罗斯《真理报》又收到了Youtube发来的警告信。《真理报》的视频节目将自己的视频资料上传保存到Youtube网站。有关最高法院清算该宗教组织的判决视频中,只有事实信息,并无任何评论,然而这段视频却因侵犯“版权”而被禁止播放。

  问题是,如果一家遭到清算的教会的官方代表,将谎言和欺诈信息当作证据,那么社会上将会如何看待这个组织?

  事实上,社会上已经对这个邪教代表们的工作做出了自己的结论。针对该邪教批评者方面的犯罪行动,可能不但包括威胁,还包括谋杀。这个邪教的信徒,热衷于去挖掘一切关于哈伯德主义运动(指科学教,哈伯德是科学教的创始人)负面信息,毫不掩饰地对记者们展开各种形式的施压,既有法律上的,也有精神上的。这个邪教惯用的精神恐吓行为,已经被延伸到了人们的真实生活中。

  俄罗斯当局视科学教是一个对我们国家的国家安全造成危害、对俄罗斯公民的精神和心理健康具有现实危险的组织。可以想象,恼羞成怒中,对任何针对他们的批评,科学教的反应会更激烈。

  针对科学教做出的不利于我们出版物的举动,俄罗斯《真理报》并没有听之任之。任何形式的恶意审查或施压,将必然导致我们相应的回应。

  7月19日,以科学教(该教在莫斯科被禁止活动)法律代表谢尔盖·考兹科夫所提出的投诉为借口,Youtube给《真理报》视频频道发了一封警告信。

  这难道不是审查媒体的企图吗?《真理报》请求身兼律师、人权活动人士、莫斯科市杜马城市规划、国家所有制和土地利用委员会专家组成员谢尔盖·塞利万金(Sergei Selivankin)就此问题予以评论。

  谢尔盖·塞利万金告诉《真理报》说:“在我们所处的时代,许多宗教运动都拥有公开表达自己观战的渠道。他们可以出版自己的报纸和杂志,他们的代表可以出现在电视和广播上。不过,人们应该记住的是,在世俗的国家中,宗教无权干涉国内的内部事务,简单来说无权干涉民权社会的发展和记者们的工作。对于记者们来说,他们的专业活动和市民职责,决定了他们在社会所面临的问题上,应该能够表达自己的态度。”

  在上世纪80年代的苏联时期,俄罗斯就出现了科学教运动,它与当时苏联所存在的传统宗教教派并无关联。数世纪来,传统信仰已被认为是国家和社会发展的一种历史阶段,这名人权活动人士认为,像科学教这样的宗教运动,使得公民和记者都会去思考它们在某个国家中的活动带有什么样的目的。

  “如果这个具有争议生的宗教运动的成员们认为,他们可以对公民行为、大众媒体以及他们在互联网上的存在施加影响,如果他们相信他们可以让记者们写出与其立场相悖的文章,换言之,如果他们想操纵独立媒体,这确实意味着我们又回到了封建主义时代。”谢尔盖·塞利万金说。

  如果这个国家顺从那些教派的要求,俄罗斯就不得不倒退数个世纪。明天,他们可能会想起乔尔丹诺·布鲁诺(Giordano Bruno,1548–1600,意大利哲学家,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埃的追随者,支持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布鲁诺因宣扬异端遭宗教法庭审判并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就会建议烧死那些敢于向公众表达他们自己观点的记者们。

  “因此,这些针对《真理报》的行为,看起来就是一种针对公民社会权力、新闻法律和俄罗斯普通公民权力的严重攻击现象。俄罗斯普通公民生活在一个世俗的国家里,他们完全有权对任何宗教教派表达自己的观点。同样重要的是,他们也要遵守现行法律,不要侮辱宗教感情。不过,让我们也不要侮辱我们公民世俗社会的感情。”在接受《真理报》采访时谢尔盖·塞利万金这样说。

  6月底的时候,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维持了莫斯科市法院清算科学教莫斯科分支的判决,因此也驳回了该组织的上诉,所以这是一个已被认为是产生法律效力的判决。

  《真理报》请杜马信息政策、信息技术和通讯委员会的第一副主席安德烈?图曼诺夫(Andrey Tumanov)就此问题予以评论。

  “在我看来,这种行为不能视为正确。相关资料(指《真理报》上传到Youtube网站上的视频)讲的是一个法院判决,任何一种法院判决都应该能够公开存在。因此,Youtube当局的行为是非法的,无权删除你们的视频。”安德烈?图曼诺夫告诉《真理报》说。

  按照这位杜马议员的说法,最高法院维持清算科学教判决这一事实,再次说明科学教在俄罗斯社会遭到反对。

  “至于对Youtube本身来说,因为这个视频服务所有人不受俄罗斯司法管辖,很难影响他们的决定。所以,对我们的公诉人来说,向他们提起诉讼是没有用的。我所能做的简单的事儿,就是把这条信息再次贴到Youtube上。”安德烈?图曼诺夫告诉《真理报》说。

关键词:河北反邪教,对邪教说不

责任编辑:赵文强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