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民声热线>>民声直报

河北30名在京务工人员被拖欠工资 受工伤置之不理

来源: 长城网 作者: 2014-09-25 11:07:20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2014年4月4日,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农民唐建国在老乡的介绍下,到位于北京密云不老屯镇转山子村里一家叫做“大龙风情民俗旅店”的开发工地务工(主要负责铺路和修坝),一起在那儿务工的还有同乡的几位乡亲和邻村十里八乡的,差不多30余人。由于村民法律意识淡薄,当时和“大龙风情”老板李海生之间并未签订任何劳动合同。李海生的工地位于大山深处,比较隐蔽,其工地的管理也极为不正规,没有工牌、工服、安全帽、出入证等本该有的东西,工地甚至未悬挂任何牌匾条幅、营业执照等相关东西。

  同年5月8日,务工期间,唐建国(以下简称唐)乘坐老乡李建行(以下简称李)开着的三轮车为工地拉东西,途中三轮车发生侧翻,导致唐背部被车箱内热水大面积严重烫伤。当时李被唐压在身下,也有不同程度的较轻烫伤。工地负责人刘守伟(以下简称刘)得知情况后,带人开车赶到现场,将唐和李一同送往较近的密云县医院治疗,该院以唐的烫伤严重且创面较大为由拒绝收治,建议转院。随后刘又将他们送往北京304医院,该院在为他们做了基本处理后,建议住院,但刘并未听从医院建议安排他们住院,而是将两人送回原工地,在条件极差的工棚里,给他们做换药输液治疗。坚持几天后,刘听说唐老家附近有种民间偏方可治烫伤,效果不错,便开车拉着两人去拿偏方,并由刘支付了偏方费300元。之后刘又以这儿离两人的老家已经很近了,治疗起来比较方便为由,在没有和唐、李的家人取得任何联系与商量的情况下,自行将两人送回老家。并安排李的父亲偶尔顺便照顾唐。由于两人烫伤程度不同,李伤情较轻,只是伤了表皮,用药几天后伤口便有明显好转,还曾打电话告诉工地刘这个好消息,说过几天就可以回去继续上班了。而唐的伤情较重,用药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出现低烧、化脓感染现象,唐接受了村里几天输液消炎治疗,病情仍未好转。在这期间,唐打电话给家人,说明情况后其儿子请假回家,看到唐的情况后极为生气,当时正直炎夏,唐的后背糊着厚厚的中药,都已招了苍蝇和蚊子。之后唐的儿子联系在外打工的姐姐和母亲。唐的家人都回来了。唐家在与刘做好沟通后,决定带着唐一起去工地讨个说法。

  2014年5月日,唐家租车来到李海生的工地已是晚上八点,刘答应第二天七点和唐见面,第二天唐家一直等到九点多刘才来。唐家把唐的伤情说明之后,希望施工方可以履行自己应尽的责任,尽快将唐送往医院接受正规治疗,以免再耽误病情。并希望对方承担唐的医疗费用。没有想到的是,刘在简单的看过唐的病情之后,问道:伤口流水了吗?唐家答,流水了。刘居然说这是伤口好转的表象,唐家说都已经化脓感染了,且人还出现了低烧,怎么可以说是病情好转了呢?刘说和唐一起受伤的李也是用了同样的药,就快好了。但唐的情况毕竟跟李不一样啊,刘这样来比实在是在强词夺理,没有一点可比性。在经过一番争辩之后,唐家提出伤情怎样不是谁说了算的,既然有争议,可以将唐送到医院去,看医生怎样说,医生如果说是好转就是好转,唐家把人带走,医生说是恶化就是恶化,一切由施工方负责。刘说同意,但要先打电话问下大老板(李海生)的意见,之后刘打了个电话后,回复唐家说,两种道由唐家来选择:一是将唐放到工地,好不了他们负责,二是唐家自己将唐送往医院治疗,一切费用自己垫付,待唐出院后给予报销。唐家面对对方的态度,没敢将唐继续放在工地,而是决定尽快将唐送往就近的北京304医院,由于当时唐家租用的车没有进京证,提出希望刘可以提供车送一下的时候,被刘拒绝。提及住院押金,刘以会计不在为由也予以拒绝。无奈,唐家再与刘协商后,决定将唐带回河北石家庄治疗,因为唐的妻子和女儿都在石家庄,照顾起来相对比较方便,刘同意。这其中曾谈到唐康复后对方所需报销的详细费用,包括唐的住院费、营养费、误工费、路费、车费、护理费等,刘都同意先由唐家自己垫付,出院后给予报销。

  同年5月19日,唐家将唐送往河北石家庄的烧伤医院予以治疗,治疗期间唐一直由其妻照顾。在接受了10天住院治疗后,唐伤口大面积恢复良好。医生建议可以出院,后期由家人自行做一些护理,待伤口慢慢恢复,定期来院复查换药即可。唐于当月29日出院。之后为了节约费用,唐决定回老家进行休养,并由其妻一直照顾。

  唐家从唐出院之日起一直与刘沟通关于所花费用报销的问题。刘刚开始还说可以,给问问,后来就开始回避,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直到现在施工方也没能对唐受伤一事履行本该履行的责任,也未进行任何赔偿。

  唐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精神都承受了巨大痛苦,还有唐本人背后留下的疤痕,直到现在也未能全愈,创伤面不能日晒,也不能做重体力方面劳动,所以唐一直在家休养。施工方的态度和所作所为实在有悖道德,也是对法律的蔑视。为了维护唐和曾经一起务工人员的基本权益(向李海生追要拖欠他们的工资),2014年7月,唐家到北京市密云县仲裁机构对李海生提起申诉,仲裁机构受理了此案。按照程序,接待人员建议唐家先进行双倍工资的申诉,需要确认劳动关系后才能走下一步工伤的申诉。而只有确认了唐的劳动关系后,其它工友的劳动关系也就好确认了。

  2014年8月19日下午一点半,按照书面通知,是此案开庭的时间。唐家准时到庭,并且还请来了为唐作证的两名证人,是和唐曾一起务工的工友,同时也是被李海生拖欠工资的受害人。但李海生并未出庭,负责此案的王仲裁员打电话给李海生,问及来的这些人是否曾在其工地上过班,李海生矢口否认,说从来没有人在他工地上过班,也就是不承认他们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两名证人提议可以给一位姓段的带班打电话,希望他可以为其证明一下他们的劳动关系。王仲裁员便根据证人所提供的线索给段打了电话,电话里王仲裁员问及是否这些人曾在李海生的工地务工,段予以肯定。王仲裁又问他们的工资是谁发,怎样发,段说是李海生给发,都是发的现金,每人只发个几百元零花钱,均没有发全工资。最后王仲裁员说他们仲裁委员会合议了一下,即使这些都是真的,但还是缺乏有力证据,毕竟大家都没有劳动合同,还是不能证明劳动关系。

  仲裁机构在经过合议之后,征求了唐家意见,未开庭。建议本次申诉先予以驳回,再搜集到更有力的证据后,重新申诉。

  后来两名证人又提供了一丝线索,说李海生曾经收集过他们务工人员的身份证,说是去给他们办暂住证用,唐家便打电话到密云县公安派出所就此事进行查询,结果民警回复说未查到任何相关信息,也就是李海生根本没为他们办过暂住证,至于拿身份证去做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由于李海生的工地并不规范,没有合同、牌匾、工牌、工服、安全帽、出入证、公章等相关东西,所以唐家无法再采集到其他更有力的证据。

  但是唐(包括30名工友)与李海生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是不争的事实。为了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恳请劳动监察大队为民做主,介入调查此案,查清事实,以证明唐及众多民工之间与李海生之间存在的劳动关系。以此为申诉人重新申诉提供有力证据。

  相关链接:

  劳动监察调查项目没有立项 应及时到法院申诉

关键词:工地,劳动

责任编辑:李默

相关新闻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