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文化频道>>精品连载

《问题男人》第一章 今生缘 生死恋

来源: 长城网 作者: 2014-06-20 17:22:41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第一章今生缘生死恋

  月光下踯躅,

  睡梦里徘徊,

  感情上的事情,

  谁能说得明白?

  冯姓,在鹿州地面上是望族。

  乡下人,赶集上店碰见了面儿,相互攀谈起来,曲路转弯,盘根错节,很多人家还都沾着老亲;城里人,坐茶馆里摆龙门阵,前朝当代,娓娓道来,说起冯氏家族,做官经商,声名显赫,鸿儒治学,千古留芳,在秀水河畔京石路边的鹿州民间口头文学中,留下了一串串美丽动人的故事。

  莫道红颜多薄命,鹿州市的顶尖儿级靓女冯佩玉,算命先生给她算的可是旺夫的命。她长得身材苗条,面容白净,气质不凡。听声音如金钟般清脆响亮,看眼波似春水样光彩照人;为人处事贤淑聪慧,性情腼腆温良。那天,冯佩玉走在阳光灿烂的大街上,一条宽带束在红色上衣纤细的腰肢上,黑色的长裙在两腿间随风徐徐摆动,这身时髦的打扮顿时在身前背后引来无数惊叹的目光。

  这冯佩玉不仅是工业局长冯锦平的掌上明珠,而且未婚夫的老爷子洪跃刚荣升了市委副书记。正在这举杯欢庆,众人关注的节骨眼上,冯佩玉不知身上哪根神经搭错了碴儿,她一句话,就引发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

  那天傍晚,一家四口人在保姆阿芹的招呼下,从各自的房间走进亮堂堂的餐厅,围坐在椭圆形雕花红木餐桌旁。满满一桌丰盛的晚餐,勾起了大伙的食欲,一家人纷纷拿起筷子准备进餐。此时,冯佩玉却突然站起来,她低着头,面色羞红,眼角挂着泪痕,那样子极像做错了事的小女孩。她悄悄望了一眼慈眉善目像弥勒佛一样可爱的老爸,又迅速歪头胆怯地瞅了瞅横眉怒目、冷若冰霜的妈妈金士韫,随后她拿眼波的余光求援似地向当警察的哥哥冯佩剑轻轻扫了两眼,暗自在心里鼓起勇气,对着全家人一字一板地说道:“爸、妈、哥、请你们原谅我,我现在要和洪铁军分手了,他不是我想嫁的男人,我爱的人是牛百川……”

  这话音未落,金士韫呼一声站起来,把手里捏着的象牙筷子,啪!一声拍在桌子上,指着冯佩玉的鼻子,厉声斥责道:“死丫头,你敢!老娘就是剁巴烂了你喂狗!也决不能让那穷乡巴佬娶了你,退一万步说,就是你不怕吃苦受罪,老冯家还嫌丢人现眼呢,今儿个告你说,趁早就死了这条心吧!”闻听此言,冯佩玉如五雷轰顶般恐怖,两行委屈的泪水止不住地淌下来。冯佩剑见事闹僵了,忙伸手把怒气冲天的妈妈拉到椅子上坐下,劝道:“妈,甭着急,有话慢慢说,佩玉知道你是为她好,可您老人家常对我们说,强扭的瓜不甜,捆绑成不了夫妻。唉,这感情上的事此一时彼一时,谁也说不清楚,再给她一点时间,吃完饭了,都心平气和坐下来开个家庭会,帮佩玉客观地分析一下利弊得失,从长计议,再做结论也不迟呀。”

  冯锦平爱怜地摸了摸女儿的头,叹了口气,和颜悦色地劝说道:“玉儿,听话,甭冒傻气,婚姻大事要慎思,如果感情用事,只图一时痛快,将来你要后悔一辈子啊。好啦,现在都不许再提这事了。”

  阿芹站在冯佩玉身后,一张接一张给她往手里递纸巾擦泪儿,还时不时地悄悄扯她的衣角,暗示她消消气儿吃饭吧。

  为了顾全一家之主的脸面,怕让街坊邻居听着了耻笑,虽然这母女二人嘴上不说了,但心里却都憋着气儿。金士韫看着女儿强忍着眼泪端起了碗喝粥,她心里其实比钝刀子割肉还难受,甭看着表面上阴着老脸,大发雷霆,其实,金士韫那颗做母亲的心在暗自难过。

  你说这丫头,平时多乖巧听话呀,怎么大学刚毕业,参加工作还没几天,说变就变了呢?她认准了的事还硬是这般死有主意,怎么连亲生母亲的话都不当回事,这丫头也不知是中了哪门子邪。

  

关键词:连载,《问题男人》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责任编辑:胡诗若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