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文化频道>>精品连载

《问题男人》第二章成婚难 立业艰

来源: 长城网 作者: 2014-06-20 17:22:38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第二章成婚难立业艰

  这几天,牛百川的家里,真是乱成了一锅粥。

  山里人在男女婚姻问题上,自古就讲究:臊男不能臊女。就是专指:男女双方确定了恋爱关系,在没到政府部门登记结婚之前,是只准女方悔亲,而不许男方退婚的,如果男方违反了乡俗,主动提出分手,女方家长与亲友就会认为是奇耻大辱,因为被人甩掉的女人,就是本身条件再好,日后找婆家一般也只能降格低就,这实际上就让女人受了委屈,因此男人家给的衣物彩礼,女方不仅不退还给你,男方还要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

  这天,白志成阴着脸,斜歪着脖子,气呼呼地推门就闯进牛家大院里来了,白若云擦眼抹泪,低着头不情愿地跟在老爹的身后,她进门看见迎出来的表姑白翠儿,就仿佛像那苦命的秦香莲见了包青天,扑通一声,跪到她跟前失声大哭。

  白翠儿是个明理的人,她一见这阵势就知道儿子惹下了大祸,伤着了娘家侄女的心。她忙满脸赔笑地说:闺女,甭哭,有话慢说,受了委屈,姑替你做主出气儿,咱白家的闺女走到哪也不能受气呀。

  老实巴脚的牛老闩,哪里见过这般哭哭闹闹的场面啊,当时,他正端着老海碗,蹲坐在门坎上,埋着头呼噜呼噜喝粥呢。

  白志成看见他这般熊样儿,气就不打一处来,他立眉瞪眼,指着牛老闩的鼻子,唾沫四溅地斥道:好你个狗日的,管不管你养的小孬种,良心让狗吃了,他凭什么要玩喜新厌旧的把戏,想把俺闺女甩了,另攀高枝儿么?你告诉他,没门!

  牛老闩还没弄明白咋回事,就被这大舅哥乡长骂了个狗血喷头,他心惊胆颤,像吓丢了魂一样两眼发呆,双手哆嗦着结结巴巴地说:他、他狗娘养的,要、要是不学好,我就砸、砸烂他的,狗头!说着俩手一攥拳头,叭!一声脆响,哪知他一拳下去,砸烂了几十年吃饭的老粗瓷青花海碗,那只碗滚落到石头台阶上,立马就粉身碎骨了。

  白翠儿见老公在表哥眼前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害怕,心里就暗自起火,她冲着牛老闩的脸,呸,吐了一口唾沫儿,骂道:少啰嗦,你知道个屁?还不快给成哥烫壶酒去,喝几杯消消气儿,咱自家的事先屋里去,坐炕头上再说。闺女,听话,不哭了,有话咱娘俩先说。

  白翠儿拉起白若云的手就往屋里走。随后不经意间她给白志成抛了个眼儿,他也就不言语了,一挑门帘儿也就跟她进了屋里。

  白若云坐在炕沿上,依靠在表姑的怀里,低声抽泣,眼圈红泪水流,断断续续把牛百川和她闹情变的经过,仔细述说了一遍。听侄女这么一说,白翠儿心里一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暗自思忖:唉,这王八蛋、臭鳖犊子,也不掂掂轻重,人家城里姑娘会看上你,再说,找个门坎高的媳妇,这一辈子还不成了受气包儿,怎比得了这知根知底,亲上加亲的姑娘好啊……哼,我给你生米煮成了熟饭,看你还敢尥蹶子不?

  白志成从表妹的神色上,看出了几分门道儿,心里就有了底气,他问白若云:说心里话,牛百川已经花了一回心,你还愿意嫁给他不?

  白若云想都没想就说:愿意!

  白志成抬起头,就对表妹直截了当地说:翠儿,事到如今,你看咋整?

  白翠儿很坚定地说:成哥,这事,我怕夜长梦多,不如现在就拍封加急电报,让他回来了,咱就让他俩拜堂成亲,你们说行不?

  由双方家长做主,白若云也认可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只是牛百川还蒙在鼓里,不知他明白了实情,是否会同意与表姐结婚?

  

关键词:连载,《问题男人》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责任编辑:胡诗若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