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文化频道>>精品连载

《问题男人》第七章 脱苦难谱新篇

来源: 长城网 作者: 2014-06-20 16:49:58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第七章  脱苦难谱新篇

  (116)

  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998年2月,牛百川被鹿州市警方刑事拘留。同年5月,省市联合调查组从牛晶集团公司撤离,有关部门发出紧急明传电报认定:牛晶集团公司“经营不善,已出现高风险、高负债”之迹象,并指出,截至目前,鹿州市三家金融单位向法院提起的涉及牛晶集团公司的欠债“逾期未还案和其它经济纠纷案”,“标的”总额高达1.5亿元人民币。该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目的是为了长期非法占用,性质严重……

  这天,冯佩剑悄悄把这份印有绝密字样的明传电报复印件交给了冯佩玉,说:你知道就行了,看过就销毁了,现在是敏感时期决不能让别人抓住借口,我会想办法帮他的……

  冯佩玉看了这份结论,如万箭穿心,五雷轰顶,她怎么也弄不明白:牛晶集团公司为投资者理财有什么错?员工入股分红何罪有之?这事怎能界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呢?企业融资扩大再生产难道就是为了长期占用公众资金吗?而且牛百川尚无违法犯罪问题公安局凭什么拘留他呀。

  冯佩剑说:小玉,别着急,这些问题我一时也没法回答你,对于拘留牛百川我们公安局内部争议很大,唉,啥也别说了,其实,这里边有许多事你我都不知道背后的真正原因,他们调查组整得那些证据,很多都经不住推敲。

  冯佩玉说:哥,咱爸妈都岁数大了,别让二老担惊受怕,现在有些消息尽量不要跟他们讲,我相信牛百川是被人陷害的,法律一定会把公正与清白还给他。

  冯佩剑说:放心吧,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他澄清真相,如果牛百川真的有罪,就让确凿的证据来说话,如果他没有罪我们会往上反映证明他没有罪。

  冯佩玉鼻子一酸,哭着说:哥,这事就全靠你帮忙了,需要花钱打点关系,你就看着办,只要能把他救出来,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就是倾家荡产也不会眨眼的,说罢,她就把几张信用卡交到冯佩剑手里。

  冯佩剑说:小玉,你给我这干什么?哥替你办事花点钱还不应该吗?

  冯佩玉说:拿着吧,你挣的那几个钱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哩,现在这世道不拿钱摆平,谁替咱说话呀?

  冯佩剑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没有再推辞,随后又宽慰了她几句就走了。

  这位胞兄刚走了时间不长,表姐白若云就风风火火赶到冯佩玉的家里。这几个月,自从牛百川出了事,白若云是三天两头往这里跑,让冯佩玉真正感到了血浓于水的温暖。这两个深爱着牛百川的女人,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白若云一进门就问:妹子,俺兄弟的事有新消息么?

  冯佩玉面色凝重,叹了口气说:这几天,我正忙着写上访材料,没有听到啥消息,他们如果再不放人,我就准备越级上访替夫申冤,人总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给关下去吧。

  白若云说:我就不信共产党的天下还没个讲理的地方?甭怕,你要上访申冤,姐陪你一起走。

  冯佩玉感动地说:姐,小川这事儿,给你添了这些麻烦,我心里挺不落忍的,他出来了要先感谢你呀。

  白若云说:哎哟,傻妹子,咱是谁跟谁呀,你客气啥,你是他媳妇,我是他表姐,他有了难事儿,咱俩不出头外人都要笑话的,你说是这理不?

  冯佩玉说:姐,你对他真好,我要是个男人说啥也得追你啊。

  白若云苦笑了一下,说:妹子,还是你有福气,我兄弟能娶了你是他上辈子修的福。

  冯佩玉嗔道:姐,你呀,真是刀子嘴蜜糖做的心,人家说不赢你,认输了行吧。

  白若云说:得,你又卖乖了吧,在情场上谁不知道你是赢家,要说我甘拜下风还差不离儿。

  冯佩玉话锋一转,关切地说:姐,现在还跟洪铁军来往么?

  白若云低下头,很忧伤地说:我们早就分手了,唉,现在说句不该讲的话,小川这事我怀疑他背后没给出好点子……

  冯佩玉心里咯噔了一下,仿佛也明白了那层意思,她却故意绕开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说:现在茶苑的生意如何?周末茶会还开吗?

  白若云很无奈地说:这几个月,生意是每况愈下,我也无心去打理,茶会是小川帮弄起来的,他一出事儿,那帮人就都躲了,臭鱼、烂虾是看笑话的主儿,偷着幸灾乐祸,自然是不肯登咱的门边了,就连我兄弟最崇拜的李思慎那个伪君子也躲得没影了,听说他到国外定居了,就属那报痞子贾仕涛不是东西,有人说他正搜集牛晶集团的黑材料,准备反戈一击写一部啥狗屁报告文学。要说吧,就是归雨峰还好点,虽说他一没有落井下石,二没有溜号儿,隔三岔五还能照个面儿,可他油滑似鬼儿,嘴上说的甜哥蜜姐的,其实,正经事一点不办,我让他找贾仕涛说一说,别胡整,要是缺钱花言声,就这点破事他都不肯去说,妹子,你说小川这些年在商圈里怎么交了这么堆乌龟王八蛋啊,呸,提起这帮鸟人我就恨不得拿刀都阉了他们。

  这几个月,冯佩玉也是忍辱负重,尝尽人间冷暖,备感世态炎凉。这中间的难言之隐真是一言难尽啊,现在她都不敢回想当初是怎么捱过来的?

  

关键词:连载,《问题男人》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责任编辑:杨晓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