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当前的位置:您当前的位置 : 长城网 >> 文化频道 >> 国学堂

闲人越来越多 偷得浮生半日“静”

来源: 齐鲁晚报 作者: 2016-06-29 08:46:34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现如今闲人越来越多,男的不须耕,女的不须织,敲敲键盘,上上网,一年挣得比祖辈劳碌一辈子都多得多。钱多了,人也就闲了!唐人李涉肯定无法想见,身后千载世风不古,他的诗句"偷得浮生半日闲"竟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闲人太多,物极而反,闲情的泛滥意味着内心的轻浮和躁动。有多少人闲得无所适从,手足无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闲得不知道该如何去忙碌自己的人生,该如何去奔波自己的营生……

  “闲”,信手拈来,已不必“偷”;要偷的是“静”!

  张端义《贵耳集》卷上:"孝守幸天竺及灵隐,有僧辉相随。见飞来峰,问辉曰:'既是飞来,如何不飞去?'对曰:'一动不如一静。'"

  好一个"一动不如一静"!当年宋孝宗幼稚的发问与僧辉睿智的回答,反衬出入世与出世两个世界的价值观。闲得浑身难受的孝宗内心无一丝“静”,静得怡然自适的僧辉外在看不见“动”。

  一动一静谓之道。

  “泰初有无”,无就是静。由静而动,以静制动,动静相宜,知此理方近道。

  《道德经》曰:“重为轻根,静为躁君。”处世为人也必须从“轻”从“静”着手;“轻则失根,躁则失君”,倘若诳语妄为势必招致“道”的惩罚!

  闲人者,滔滔者天下皆是也!究其原因,天下非无“静土”,相反却处处可觅。无奈,尘心垢重,积重难返,更因无心折返。

  日前,笔者携妻将子遁走湖州南浔古镇,无意之中得觅一方“静土”,幸运至极,可谓偷得浮生半日“静”。

  6月的江南淫雨霏霏,笔者从上海一路至苏州再后南浔古镇,雨也一路追赶尾随,迪士尼——城隍庙——寒山寺——虎丘——百间楼。

  在迪士尼,童话般的世界也算是一方“静土”,在这里,即便是耄耋之年也能在白雪公主、七个小矮人的感召下,回到自己无忧无虑快乐无边的童年。

  在寒山寺,唐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也能唤起儿时的懵懵懂懂;而仰视寺中的两座高塔,也能洞见诗僧寒山当年“习禅寂”之功深。

  在虎丘,“东方斜塔”饱经沧桑,2米多的倾斜令人叹为观止;剑池静谧幽深,藏不住一代霸王阖闾的千古风流。

  雨在下,心愈静。在小莲庄,笔者的心“静”到了极致。一隅荷塘,雨脚如麻,硕大的荷叶上,晶莹的雨珠随风变幻熠熠生辉,不正是那洗涤尘心的净瓶仙露吗?目随雨动,心随荷静。一动一静,相得益彰。伫立于曲廊之下,默默凝神,倾听雨打荷叶。“天籁,乃风吹万窍”,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这荷塘之中雨与荷叶的音声相和不正是“天籁之音”吗?

  “人事有代谢,江山留胜迹。”南浔古镇的运河之水,流淌了两百多年,于无声息地滋养了小莲庄和它的主人。斯人已去,我辈熙攘而来,又有多少人睹物思人,体悟得了“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

  唉!这个滚滚红尘,误了古今多少人……

关键词:浮生半日,偷静,闲人

责任编辑:王潇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