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当前的位置:您当前的位置 : 长城网 >> 文化频道 >> 新书上架

《白河》

长城网 作者: 2016-10-18 15:49:27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名著《边城》的姊妹篇,“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少数民族重点扶持作品” “土家三部曲”中的第三部。

  书名:《白河》

  作者:黄光耀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

  定价:35.00元

  书号:978-7-5502-8130-1

  上市时间:2016年9月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充满湘西风情的作品,是土家族作家黄光耀倾情力作《土家三部曲》(《土司王国》《虎图腾》《白河》)中的第三部,也是其最具代表性的一部作品。经过层层选拨,该作品已成功确定为“中国作家协会2014年度全国少数民族重点扶持作品”,得到了中国作家协会专家评委的高度认可。

  小说以白河(湘西酉水)为背景,通过“我”的视角,描绘了武陵山地田氏家族三代人百年间的抗争史与传奇故事,勾勒出一幅拥有坚定信念的土家族人的生活画卷。作者以散文诗化的语言,描绘出人们对生命极度渴求、对生死从不畏惧、对爱情拥有渴望的至真情怀,不同人的命运音符,随着白河的今昔变迁不断地变奏着,最后,交织成一首家族命运的交响。

  作者简介

  黄光耀,湘西土家族作家,擅长以散文诗化的语言描述心中所思、眼中所见,其作品带有浓郁的人文关怀。

  其著作有:长篇小说《无字审判》《争铁》,中篇小说集《湘西物语》《武陵阙》,散文集《无釉的陶罐》,散文诗集《红狐•爱之舞》等。

  代表作品:长篇小说《土司王国》《虎图腾》,与《白河》并称“土家三部曲”。

  上架建议

  畅销·文学

  

  第一章苇岸

  第二章坟屋

  第三章冷水溪

  第四章两河口

  第五章穆家峒

  第六章飞虎洞

  第七章半阳坡

  第八章公羊坪

  第九章芦花洲

  第十章鸳鸯岩

  第十一章卯洞

  第十二章笔架山

  第十三章乌宿渡

  第十四章招魂

  第十五章阳雀坡

  第十六章明溪

  第十七章仙人洞

  第十八章背花

  第十九章过年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第十章鸳鸯岩

  1

  春天是发情的季节,万事万物都开始发情了,当然也包括人,比如我姐姐,她就和王开春开始恋爱了。

  运载他们的工具便是父亲的那只船。

  那时候,除了母亲以外,几乎没有一个人闲着,大家一有时间就往船上跑,都争着操橹、划桨。我争不过哥哥和姐姐,他们学划船是为了谋生,我不是,我纯粹是为了好玩儿。一争执起来,母亲就总是站在他们一边,很是偏心。

  这天,姐姐摇着橹朝冷水溪划去。我不知道姐姐为何总爱往冷水溪里面划。划不多远就到了那面瀑布下。其实,不涨水的时候那瀑布也溅不起什么水花,一点不壮观;一旦涨大水了,船又过不去,老远就有水汽迎面扑来,击在人脸上,就像扇了无数的耳光。但是姐姐划过去了,她的身影渐渐淹没在了雾气里,宛如划进了仙境一般。一旦雾散开了,树和山又都裸露出来,明朗朗一片,唯留下一河的倒影。不久我发现,姐姐总是把那船划到离瀑布前方三十来米远的地方,将船静静地停泊在那两块露出水面的石头边,然后一步跳上去,蹲在石头上开始傻想,就像只呆鹅。

  姐姐有了心事。

  一开始,我还以为姐姐是在静静地观赏瀑布呢,心想那瀑布她都不知看过多少遍了,又有什么好看场呢?还不是老样子吗?可是我想错了,后来我发现,姐姐把那两块露出水面的石头叫作“鸳鸯岩”。姐姐也想变成一只鸟鸳鸯。

  虽然鸳鸯鸟我没见过,但听父亲说起过。父亲说,明溪里过去就有鸳鸯鸟。有一年他当兵回家探亲时,就曾和战友王哲亮在明溪里见过。那天应该是上午,河雾还没有完全消散,他们拿着鸟枪沿河一路去打水鸟。不料枪一响,竟将一只鸳鸯鸟误伤了,他们就把那只受伤的鸳鸯鸟带回家来疗伤。不承想几天后,另一只鸳鸯鸟死了,一路随水漂下来,不巧又被那只受伤的鸳鸯鸟看见,它就展翅飞下去,围着死去的鸳鸯鸟不停地哀鸣,没过两个时辰它也哀鸣而死。每当想起这件忧伤的往事,父亲的眼睛就总是红红的,噙满了泪水。

  后来,我又有了个新奇的发现,姐姐摇着船进入冷水溪后就不再出来,我便尾随而至。说来也巧,那鸳鸯岩上没有了姐姐的影子,河床边没有了姐姐的影子,乌篷船里也没有了姐姐的影子。姐姐去哪儿儿了呢?我沿着河岸一路找,一直找到飞虎洞才发现了那个惊天大秘密:原来姐姐正领着一个男人躲在飞虎洞里,把头埋在人家的怀抱里,望着人家笑呢。好不知羞!我一愤怒,老远老远就放开嗓门大声地喊道:“田荷花,你不要脸!你好不要脸!”

  姐姐一个翻身起来,见是我,便笑道:“你晓得个屁!”又没事一般地笑开了。

  “那你们在搞什么鬼?你说!”我质问。

  “我们在谈恋爱!”姐姐狡辩。

  “谈恋爱?那你咋不谈,你拱在人家怀里搞么?”我又发起傻来。

  “这就叫谈恋爱啊!”姐姐好笑起来,说,“等你长大了,你就晓得了!哈宝!”

  “我不谈!”我犟犟地说。那时的我还不晓得什么是恋爱,更不晓得谈恋爱有什么好处。

  “你不谈,好,那你就跟舅舅一样,一辈子打光棍,当光棍汉!到时候也没人来跟你沤脚、捞痒!”姐姐又吓唬我道。

  我一下子懵了,想不到不谈恋爱居然还会落得如此下场,更想不到的是,那天我不仅没有吓退他们,反倒被他们俘虏了,我竟成了一个可耻的叛徒!因为那个搂着我姐姐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开春,他就是王哲亮和江采莲的儿子。王开春居然用糖衣炮弹将我彻底打败了—他见了我就赶紧拿出一包饼干和一个万花筒,一脸讨好地对我说道:“老幺,你莫讲,我几时来都给你带好吃的、好玩的!好不好?”

  想来是我的心太软,我见他是我姐姐喜欢的男人,一时便动了恻隐之心,混淆了是非原则。再说我就是想管也管不了,我的话不顶屁用。实际上儿大不由娘,就是我父亲那时想管也管不了,因为早在我们家从明溪搬来两河口之前,我姐姐和王开春就好上了。过去他俩接触就多,曾一起读农校、演过革命样板戏。当时公社里有个文艺宣传队,一有任务就把他俩抽去。自然王开春扮演的大多是王大春、杨子荣、李玉和以及洪常青等正面人物,而我姐姐扮演的则是李铁梅、江姐、白毛女、吴琼花等巾帼女英雄。那个时候,他们一起演革命样板戏是出了名的,大家都说他俩是金童玉女,是天生的一对、地配的一双。

  不想这话传到了我父母耳朵里,我父亲一听火冒三丈,当即大发雷霆:“这不是反了天了?想往老子脸上抹痰鸡屎(稀而脏臭的鸡屎)吗?哼,你们想得倒美!没门!”

  父亲就想将他们尽早地分开。

  事实上,对于他们之间的交往我父亲也不敢公然反对,他怕自己站出来公然地反对,会让别人揪住反对婚姻自由的辫子,或者扣上打击革命接班人的帽子。那可是上纲上线的事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王哲亮正在明溪公社当书记,我父亲知道这个人的手段与心肠,那是跟尚保印一样的蛇蝎心肠……

  我父亲早就领教过。那一年,父亲去修铁路,有什么事情就往家里打电话,他先是打到公社,然后叫王哲亮给我母亲去传话。王哲亮进了我家门就老是不出来,有时硬是我母亲将他从屋子里推出来。这就传出了风言风语,说什么我母亲跟王哲亮有一腿。最后,这话传进了我父亲的耳朵里,父亲就从铁路上愤气地回家了——他再一次失去了转正的机会。

  那时候,尚保印已经高升调到县里某局去当局长,明溪乡依旧是王哲亮一伙人说了算。父亲再不想与那些人为伍,就连大队干部他也不想当,硬是要脱离生产队,自己出来搞副业。父亲是铁了心的。再说,明溪人都知道父亲的犟脾气:倔!他一发起倔脾气来,就是十头牛也拉他不转。

  我发现,父亲搬家的真正意图其实是为了以绝后患,因为姐姐跟“仇人”王哲亮的儿子好上了,父亲不想再让这两个年轻人有接触或碰面的机会,以免他们藕断丝连、死灰复燃。因为在我父亲眼里,距离是一剂良药,既可以疗伤,也可以淡漠一切……

  可笑的是,人算不如天算,父亲最终还是失算了,因为这两个年轻人——田荷花和王开春——那时候依然藕断丝连,背地里还在一起,又开始了秘密幽会。按理说,我不该去当这个叛徒的,我应该与父亲大人始终保持高度一致,可我毕竟只是一个哈宝呀,又岂能经受得住糖衣炮弹的攻击与诱惑呢?最终,我当上了叛徒—可耻的叛徒!

  我觉得自己太对不起父亲大人了。但那时我似乎只有一个简单而朴素的想法:有奶便是娘。心想这不关我的事,我自然什么事也不用去管。再说我也不知道那样做到底对还是不对。所以我最终当上了叛徒,暗地里成了他们的眼线和联络官。

  这个联络官是姐姐封给我的。每天,姐姐都要我悄悄地去给躲在飞虎洞里的王开春送饭,而她给我的奖赏就是各种玩具和美食。那些日子,姐姐总是哼着小曲围着锅边转,总是往鼎罐里多下一撮米,往锅子里多炒一些菜,然后人不知鬼不觉地叫我到冷水溪里去放羊。为此,姐姐还为我准备了一个新提篮,好装饭。

  而王开春一见我就总是露出一脸怪诞的笑。那是媚笑,他在向我献媚,我知道。而且他每次微笑着献媚的时候,嘴里都会露出一口白牙,几乎没有一点口臭,真真让人羡慕。遗憾的是,他长着一颗龅牙,也就是虎牙!也不知为什么,只要一见到他那颗虎牙,我就会想起白虎那咆哮与发怒的样子,就连做梦都感到害怕。值得欣慰的是,他的话甜而糯,且十分地黏人、诱人,他甚至还说我姐姐的饭菜做得太香了,他下辈子都还想吃哩。

  我以为王开春说的是真心话。毕竟那时候我还小,不仅喜欢吹毛求疵信口开河,甚至还缺少应有的辨识能力。其实王开春的用意再明白不过,他真实的目的是想讨我姐姐做老婆,好让我姐姐替他传宗接代、生崽生娃。只不过他们用了个好听的词语,美其名曰“爱情”。其实在我看来,那只不过是一种掩耳盗铃的说法,就比如发了情的公羊和母羊,仅此而已。

来源: 长城网

关键词:少数民族,白河,边城

责任编辑:王潇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