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当前的位置:您当前的位置 : 长城网 >> 文化频道 >> 史海钩沉

石家庄铁道大学:志在跨越万水千山

来源: 河北日报 作者:周聪聪 张学军 2017-04-27 09:22:17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950年,铁道兵团干部学校在洛阳的校址。

  如今,石家庄铁道大学的开元楼,依然保持着昔日军队院校的风貌。

  抗美援朝战场上,铁道兵为保证通车进行桥梁抢修。作为铁道兵唯一一所工程技术类高校,铁道兵团干部学校为抗美援朝做出了重大贡献。

  石家庄铁道大学研发的系列铁路箱梁架桥机,如今已是我国高速铁路建设和应急桥梁抢修的“标配”。

  阅读提示

  它,是目前全国唯一一所以“铁道”命名的本科院校;

  它,拥有我国军事系统外唯一专门从事国防交通研究的科研机构;

  它,建校至今虽然只有67年,但从它的历史中,却能折射出一部新中国铁道史、一部新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开拓史;

  它,60余年里培养出10万余名学子,如今,几乎全世界有铁路工程的地方,就活跃着从这里走出的校友……

  它,就是石家庄铁道大学。

  三生三世:艰苦奋斗的铁道兵精神一脉相承

  作为目前全国唯一一所以“铁道”命名的本科院校,石家庄铁道大学的校史馆显得与众不同。

  展馆走廊形似隧道,沿走廊纵向延伸的,是铁道轨枕从木质到水泥再到无砟轨道板的变迁。

  “我们石家庄铁道大学67年的办学历史,也可称走过了‘三生三世’。”石家庄铁道大学党委书记王岳森介绍,60余年来,石家庄铁道大学两次转制,七次更名,先后经历了“军队”“铁道部”“河北省”三个发展时期。

  “石家庄铁道大学的前身是铁道兵团干部学校,1950年正式建校于北京,同年迁址洛阳,1951年迁到石家庄,也就是学校现在所处的位置。”石家庄铁道大学校长杨绍普介绍,不同于省内诸多百年高校,石家庄铁道大学起初是一所专门为了培养和输送铁路技术骨干和指挥中坚的军队院校。

  “铁道兵,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里的一个特殊兵种,诞生在炮火纷飞的1948年,以东北人民解放军护路军为基础组建而成,并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迅速成长壮大。”王岳森说,至今,对石家庄铁道大学的众多师生校友而言,“铁道兵”三个字仍意味着一段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的历史,一种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精神。

  虽然新中国成立后便设立了铁道部,但铁道兵却凭借顽强的军人本色,成为承担急难险重任务的一支王牌劲旅。而该校作为铁道兵唯一一所工程技术类高校,30多年间先后毕业学员20273人,为加速铁道兵部队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和国家军事交通建设,为抗美援朝及援越抗美、提高铁道兵部队战斗力做出了重大贡献。

  这些学员中,有为保证施工顺利进行、冒着生命危险爬粤汉铁路22米高的三层排架的“功臣学员”王志林;有在修建陇海铁路810涵洞工程中创造了“石流子”“木吊杆”“木槽洞”等多种新工具的戚广和;有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冒着敌人炮火、三天三夜不下现场的周子和……“随着工程技术的进步,当年的施工技术早已不能与现在课堂里传授的、在科研工程一线研发应用的技术同日而语,但这些老校友的功绩和精神,却永远为我们所铭记。”王岳森表示。

  1983年12月31日,对铁道大学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

  这天的清晨,全校师生着装整齐,神态严肃,红星帽徽在晨曦中闪闪发光,当他们目送军旗离去时,不少人眼中流下了泪水——随着著名的百万大裁军,这所有着30多年军旅生涯的学校奉命随铁道兵转入铁道部,更名为石家庄铁道学院。

  20世纪90年代,学校参与修建了南昆铁路,这是我国当时造价最高、技术含量最高的铁路。

  “南昆铁路的修建称得上‘惊心动魄’,沿线溶岩、断层、坍塌、滑坡、泥石流、膨胀土、强地震区遍布。由于当时受勘测技术的限制,不可预见的地质灾害如家常便饭。隧道施工经常被喀斯特地貌中的溶洞或暗河阻拦,不得不因此修建洞中桥。而且,铁路隧道有多处穿越含有高瓦斯气体的煤层,瓦斯爆炸一触即发。”石家庄铁道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王为杰介绍,高瓦斯煤层、涌水涌泥、大滑坡体等严重地质病害密布干线穿越90%以上的区域。“时刻面对如此危险的施工环境,我校毕业生依然像当年的铁道兵一样,坚持奋战在施工一线。”

  而2000年,该校又迎来了再次转制——脱离铁道部,转制河北省。2010年,石家庄铁道学院更名为石家庄铁道大学。

  “体制在变,但我们这所特殊高校的铁道兵精神一直没有改变,学生和教师依然像当年志在四方的铁道兵一样,奋战在最艰苦的工程一线,积极承担艰难、险重的国家科研课题。”杨绍普说。

  平战结合:军事系统外唯一专门从事国防交通研究的科研机构

  在铁道大学校史馆,独占一整间展厅的国防交通专题展室绝对能让军迷们大饱眼福。

  在这里,不仅能看到很多国家重点工程建设中应用的高端装备,重武器战时机动、重大灾害条件下的交通应急保障、超大超重设备的载运安装等国防技术演示也能让人大呼过瘾。

  “1990年5月,石家庄铁道学院的国防交通研究所正式成立,这也是我国军事系统外唯一一所专门从事国防交通研究的科研机构。”石家庄铁道大学国防交通研究所教授刘嘉武介绍,2013年,学校成为河北省人民政府与国防科工局共建高校,以及国家交通战备办公室授权的“国防交通工程技术人才培养基地”。

  平战结合,是石家庄铁道大学区别于国内众多大学的一大特点。

  战争思维,深深地根植在学校创建的始终。

  “我们是一所诞生于战火中的特殊高校。”刘嘉武介绍,新中国成立伊始,解放战争的硝烟尚未散尽,鸭绿江畔战火又起。为适应国家铁路抢修抢建和朝鲜战场的需要,铁道兵团干部学校应运而生。“早在1952年抗美援朝战争最艰难的时期,学校就派出30余名专业技术教员赴朝鲜前线参与铁路抢修抢建。”

  一截从朝鲜战场上搬运回来的钢轨如今静静地陈列在石家庄铁道大学校史馆。

  “现代战争中,铁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其抢修与破坏都需要专业的人来完成。”刘嘉武介绍,早在1955年7月,该校就曾成立了独特的“抢修遮断系”,从事铁路抢修抢建的教学与研究。

  铁道兵时期,学员曾出色地完成了抗美援朝、援越抗美、对越自卫反击战等战争任务,以及唐山大地震等重大自然灾害中的交通应急保障任务,在罗布泊核试验基地承担过模拟核战争条件下的铁路桥梁抢修任务,为保家卫国、抢险救灾做出了突出贡献,同时也积累了深厚的经验。

  1955年,曾任铁道兵司令员、政治委员的王震将军当时代表国防部强调,要培养学生艰苦奋斗和不畏困难的作风,要有平战结合的两种能力,平时搞好建设,战时保证铁路抢修与遮断,这是由铁道兵所承担的任务决定的。

  平战结合的科研传统就这样被深深融入血脉。

  “时至今日,学校仍要为国防交通和国家急、难、险、重工程建设出力献智。”指着展室里一座钢架模块拼接成的桥梁模型,刘嘉武解释,一旦发生战争,这种“积木式”“装配式”的建桥标准件,能在短时间内建桥,尽快恢复交通,如果港口被毁,也能快速建港,保证港口应急装卸。由于很多民用桥梁承重等级较低,保证重型武器从桥上安全通过一直是个难题,但学校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研发的“桥上桥分载技术”令这些动辄几十吨、上百吨的重型武器能够自如通过。

  在为国防交通和国家工程建设排忧解难的同时,石家庄铁道大学积极开展理论研究和技术开发,积累了深厚的技术和专业优势,在交通应急保障领域形成了独特优势,由铁路扩展到公路、水路,研究内容也由平、战时交通应急保障技术研究,扩展到解决交通运输中急、难、险、重工程问题的应用技术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

  在国防交通专题展室,最吸引的人,莫过于SLJ900/32流动式架桥机的演示台。

  演示中,SLJ900/32流动式架桥机像一只橙黄色的毛毛虫,挂载着一节预制梁缓缓驶出隧洞,在已经铺设好的桥面边缘停下脚步,伸出两具支撑架,悬空送出预制梁,并将“头部”搭在前方的空桥墩上。紧接着,“毛毛虫”继续蠕动躯体,最终将挂载的预制梁安放在两个桥墩之间。

  演示用的“毛毛虫”长度不过一米,而在现实中,SLJ900/32却是不折不扣的“巨无霸”——机长91.8米、宽7.4米、高9米,自重580吨。

  “SLJ900/32流动式架桥机的成功研发,使我国拥有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性能更优、安全性更好、造价更低的真正意义上的桥梁运架一体机,整体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刘嘉武介绍,随着我国高速铁路的快速发展,由石家庄铁道大学国防交通研究所为施工单位定制研发的系列铁路箱梁架桥机,如今已是我国高速铁路建设和应急桥梁抢修的“标配”。

  知行合一:有铁路工程的地方就有“铁大人”

  在今天石家庄铁道大学校园里,有一块硕大的文化石,“托起彩虹的年轻人”8个鲜红的大字有力地镌刻在上面。这是什么意思呢?

  上世纪90年代,为了解决中国铁路建设严重滞后问题,打开铁路运输大动脉,京九、兰新、宝中、南昆、浙赣等数千里的铁路新线建设在大江南北同时拉开。其中京九铁路最为引人注目,它全长2500多公里,是当时中国历史上投资最大、工期最短、一次性建设里程最长的龙头工程。

  而在这筑路大军的行列里,有一批强有力的指挥人员和技术人员,他们就是石家庄铁道学院的毕业生。“这些京九线上奋战的铁大学子引起了全国关注,当时主管教育、科技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欣然命笔,寄语他们是‘托起彩虹的年轻人’。”石家庄铁道大学学生处处长赵彦刚说。由此,“托起彩虹的年轻人”成了铁路高校大学毕业生的代名词。

  “不论是铁道兵时期,铁道部时期,还是划归省属后,在国家重大铁路工程项目建设中,石家庄铁道大学从未缺席。”赵彦刚介绍,石家庄铁道大学建校仅67年,但它的建校史却能折射出一部新中国的铁道史、一部新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开拓史。

  从铁道兵时期巩固我国东南部海防的鹰厦线、开发大兴安岭的嫩林路、西南地区乃至全国重要的铁路干线成昆线、联络中原和西南地区的交通大动脉襄渝线、青藏铁路一期工程——青海至格尔木段、新疆南部主要铁路干线南疆铁路,到铁道部时期的西南大动脉南昆铁路、我国当时最长的铁路隧道秦岭隧道、西南地区南北大干线内昆铁路、大大改善西北运输条件的兰新铁路复线,再到新世纪划归省属后的青藏铁路、京沪高铁等国家重点铁路工程,赵彦刚自豪地说:“当年在全中国,只要有铁路工程的地方,就有铁大人。”

  67年来,石家庄铁道大学已经先后培养出10万余名毕业生,每年90%以上的学生选择了铁路、交通等施工生产的第一线,选择了边疆、基层的经济建设。

  “但石家庄铁道大学对中国铁道工程的意义,不仅仅体现在人员的投入,更体现在科研的助推。”杨绍普介绍,近年来,学校主持承担国家863、973计划和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科学仪器基础研究专款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国家交通战备项目、国家空间探测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等各级各类科研项目900多项,获国家、军队和省部级科技成果奖210多项,其中,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2项、一等奖2项、二等奖6项,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41项,中国卓越研究奖1项,省部级自然科学、科技进步、社会科学一等奖39项。

  其中,在2015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石家庄铁道大学参与的“京沪高速铁路工程”项目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

  “京沪高速铁路全长1318公里,设计时速达350公里,不仅是世界上一次建设里程最长的高速铁路,而且面临着世界上大距离高速铁路持续高速运行的重大科学问题,其艰巨性、复杂性、特殊性史无前例。”有该项目“急先锋”之称的石家庄铁道大学大型结构健康诊断与控制研究所教授赵维刚介绍,自京沪高速铁路建设运行以来,石家庄铁道大学共承担科研服务项目30多项,探索了高速铁路线下基础设施(路基、桥梁、无砟轨道等)状态监测的实现途径,为京沪高速铁路基础设施状态监测提供了良好技术支撑。

  2008年,同样是在国家科技奖励大会上,石家庄铁道学院参与完成的“青藏铁路建设工程”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这也是我省首次与国家科技进步奖最高奖项结缘。

  “青藏铁路施工面临三大世界性技术难题:高寒缺氧、多年冻土、环境保护。”参与该项目的石家庄铁道大学隧道工程研究所所长朱永全介绍,在20个重大研究项目中,石家庄铁道大学参与6项,主要解决了海拔5000米的风火山隧道施工环境控制,大大改善了施工条件;提出了永冻土“非对称主动保护”技术路线和系统解决方案,提高了路基稳定性;建立了无人区长期监控系统,实现了全天候遥控检测。

  “过去我们说,全国哪里修铁路,哪里就有铁大人;现在我们说,几乎全世界任何有铁路工程的地方,都活跃着从铁大走出的校友。此时此刻,他们有的在埃及更新国家铁路网轨道,有的在安哥拉修建铁路,有的在埃塞俄比亚的亚吉铁路,有的在印尼的雅万铁路……”赵彦刚拿出一份长长的赴外校友名单,“进入大高铁时代,铁大人不仅出现在国内各个铁路工程现场,也正追随着‘一带一路’的步伐从中国走向世界。”

关键词:铁道大学,万水千山,志在

责任编辑:刘澜澜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