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当前的位置:您当前的位置 : 长城网 >> 娱乐频道 >> 音乐头条

真人秀背后的故事:薛之谦表现卖力 谢娜真发飙

来源: 中新网 作者: 2016-05-20 09:39:00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资料图:余文乐在微博向周冬雨表白

  日前,薛之谦发表长微博,讲述为保证节目效果自愿用水浇头、推掉其他节目邀约的经历;与此同时,《我们相爱吧之爱有天意》播出期间,嘉宾余文乐更在微博向周冬雨表白。外界热议综艺节目中热门现象的同时,部分业内人士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些节目效果太刻意,也有艺人对节目组的安排表达不满。

  感情牌:自组CP、假戏真做

  随着节目的播出,各种CP(意指人物配对关系)频繁出现,例如在《极限挑战》中,外表看上去人高马大的孙红雷与“小绵羊”张艺兴成为了“红兴CP”;郑爽和井柏然因出演《相爱穿梭千年》被封“正经夫妇”,在《花儿与少年2》中,二人拥抱互动的画面更是时常出现;在《花样姐姐》中,李治廷与马天宇逗趣互动更被网友评为“天庭CP”。

  值得一提的是,在明星恋爱类真人秀中更容易出现CP,例如刘雯与韩星崔始源曾因为在《我们相爱吧》中出演情侣,一度被传假戏真做;湖北卫视播出的《如果爱》中,钟丽缇更是与张伦硕擦出爱火,将感情延续到现实中;就在近日,余文乐与周冬雨因出演《我们相爱吧之爱有天意》,让网友大呼二人“在一起”,与此同时,余文乐更在微博向女方表白,引发二人相恋猜测,对此,节目组还回应称,“但两人是真的像普通恋人一样在培养默契”。

  资料图:薛之谦卖力为达节目效果

  口味重:吃虫子、泥潭大战、捡牛粪

  日前,薛之谦在微博发文讲述为录制《谁是大歌神》的辛酸经历,“目送着一波波来节目打歌的歌手,并主动为节目组想梗,自愿吃焦糖做的眼镜口红,用水浇自己的头,跪在地上倒立扑摔给节目做效果,还因别的节目会撞到播出时段而推掉其他节目,节目组提出加通告费也没多要一分钱,节目从中午12点录到凌晨3点,也没多说一个字”,同时,他也透露之所以这么拼,就是希望能在节目最后一期演唱一首歌,“节目组却给剪掉了”。对此,酷狗音乐副总裁曹洁力挺他说,“我认识的他,谦虚,礼貌,为配合所有合作方,他总是绞尽脑汁”。

  其实,相比用水浇头、扑倒跪地来说,更有大批明星艺人遭遇“重口味”挑战。例如去年在东方卫视播出的《跟着贝尔去冒险》中,男嘉宾们被蒙上双眼,由女嘉宾给他们喂食蚯蚓,大张伟甚至吃完面容扭曲:“这沙子太多了,像豆沙馅的。”

  引进自韩国SBS电视台综艺节目《Running Man》的《奔跑吧兄弟》播出四季以来,泥潭大战已经成为该节目常用游戏,几位常驻嘉宾在泥潭中打滚撕扯已成家常便饭。

  此外,2014年在天津卫视播出的《囍从天降》中,几位女嘉宾不仅与藏族同胞同吃同住,更要做农活、捡牛粪,林志玲因未参与捡牛粪任务甚至还曾遭到吐槽。

  资料图:宁静录制《花儿与少年》

  矛盾多:邀话题明星,争议频出

  除了看明星出糗、谈恋爱等细节外,他们会不会吵架、脾气性格如何也是观众关注一大焦点。在众多节目中,邀请话题明星加盟,间接制造争议也成了节目组的惯用手段。

  其中,在《花儿与少年》前两季中,许晴的“坏脾气”十分惹眼。就在大家犹豫出行安排时,她听闻身为导游的郑爽表示“睡哪儿都行”后呛声道:“说‘都可以’的人就别做事儿了!”气氛一时陷入尴尬之中。同样在该节目中,宁静抱怨劳累,半程黑脸,直接与郑爽产生矛盾,更因为打扮太久惹得毛阿敏不满。

  金星因为在《舞林争霸》担任评委时言辞犀利走红,去年7月录制《超级演说家》节目时,乐嘉因为酒后失言弄巧成拙,让金星忍无可忍选择退场。当被问及中途离场是否因对乐嘉不满而“示威”时,她则再度发挥毒舌本色:“我不是愤而离席,而是被吓出尿来了,只是想去撒泡尿而已。”

  资料图:周迅等人接受挑战

  趣味浓:讲情怀、玩反串、互动搞笑

  其实,在更多的节目中,趣味性是共同点。例如,《文学英雄》要求嘉宾们通过一对一搭档,以答题、演讲或探险等比拼展现文学素养;《西游奇遇记》则邀请5位明星从西安出发,途经6个省份,每到不同的地方,都会将《西游记》原著中的桥段与当地文化习俗结合,让明星完成相应任务等,这类节目都很有情怀。

  在《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和《爸爸去哪儿》中,都有过男星反串扮演女性的情节,而《奇妙的朋友》中,几位艺人则体验了一把在动物园,与猩猩、鲸鱼、长颈鹿一起生活的日子。

  至于节目中将要面对的种种情况,金星在录制《极速前进》第二季之前淡定表示会做好心理准备,“会有超出想象的任务,但节目方肯定会为艺人负责任,参与是最重要的,名次不重要”。

  资料图:李宇春录制《奇妙的朋友》为大熊猫拍照

  节目效果太刻意?会让人尴尬

  为争收视率,难免会将原本为了增加趣味性而设置的游戏变成刻意博眼球的手段。对此,《奇妙的朋友》工作人员透露,“李宇春录节目很认真,超极拼。但对于很辛苦拍摄但用不到节目中的安排,她会有一些意见,就很直白说出来了,不像别的人埋在心里。当时也有同组演员去劝,说不要这样直接,她说我觉得这样才是正确的沟通方式”。

  今年3月,谢娜还被曝录制《快乐大本营》时因不想被电现场发飙:“老是这样天天被电来电去的有意思吗?我不想被电了!”

  某资深记者透露,节目效果太刻意会让人尴尬,“游戏环节如果与节目气氛、情节不违和,可以增加笑点,活跃气氛。但很多游戏的做戏成分太明显,还有结果内定的,很鸡肋,出现太多会让人疲劳。而且对参加游戏的人综艺感要求高,否则看着尴尬”。至于节目炒CP的行为,她也表示,“CP虽然让观众容易入戏,接受程度高,但炒得太过会让人反感,艺人不配合很容易打脸”。

  面对层出不穷的真人秀,想要得到观众的青睐越来越难。正在读大四的小杰对中韩综艺节目比较了解,在她看来,很多中国的节目对嘉宾保护得太刻意,“总是在一些环节中让他们胜利,没意思”。同时,她也将中国综艺节目与韩国进行对比:“我更喜欢韩国的节目,原创性强,想法独特,嘉宾没有太大的偶像包袱,都很拼,也没有特权。”

  其实,韩国综艺节目之所以好看,编剧的作用不容忽视。同时,《无限挑战》、《两天一夜》总编剧文恩爱曾表示,PD(制作人)与编剧合作默契也十分重要,“我每周都会想很多创意,甚至是去太空,有些PD觉得天方夜谭,有些PD就觉得很好,编剧要无限想象,然后PD来完成,把编剧的想象付诸行动的人就是PD”。

  对于中国综艺节目编剧行业现状,韩国编剧协会综艺节目研究会会长崔大雄说,“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进行培训,很多中国电视台的台长跟我说,通过一星期能够培养吗?那是不可能的。首先需要进行投资,要去成立培训机构,然后和协会合作寻求支持。即便是如此,也是需要时间的,需要耐心慢慢地去培育这个市场”。

  华策集团副总裁杜昉则总结道,“跟韩国老师学习编剧,但万变不离其宗,如何去设计,(让节目)变得有看点、笑点。现在市场化、专业化细分的时候到了,编剧其实也就是编导,将来编剧的人才会有大量的需求”。(完)

关键词:真人秀,薛之谦,谢娜

责任编辑:王潇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